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正联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7|回复: 0

电影《篮球冠军》:如何定义“正常”

[复制链接]

388

主题

408

帖子

1976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976
发表于 2019-4-30 04:42: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比赛还剩下最后几秒,客场作战的“好朋友队”(Los Amigos)落后主队2分。这时球到了“好朋友队”队员手中,他没有选择投篮,而是转身跑向本方半场,在本方篮筐下,他向后抛出一个压哨三分球……
  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紧盯着篮球的轨迹。这会创造奇迹吗?如果“好朋友队”得到这3分,他们将以一分优势反超比分,赢得联赛年度总冠军。

  比赛结束。“好朋友队”的主教练马尔科显得多少有些落寞。主场球迷已经开始庆祝,欢呼着“我们是冠军”,而“好朋友队”的队员们也开始了狂欢,兴奋地喊着“我们是第二名”。
  2018年西班牙本年度票房冠军、第33届戈雅奖(相当于西班牙的奥斯卡)最佳影片、第91届奥斯卡西班牙选送影片——《篮球冠军》(Campeones),虽然搞混了残奥会(Paralympics)和特奥会(Special Olympics)的区别,但对于特奥会的理念——“每一位参与者都是冠军”——理解得相当透彻。
  很难去给《篮球冠军》做个类型归类,它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体育电影,诚如前文所言,攻方队员运球回本方半场,本身就是违反国际篮联规则的,更不用提电影中频繁出现的走步,以及恶意身体侵犯(就算在特奥会里也是不允许的)。

  《篮球冠军》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喜剧电影。尽管片中时常用所谓的“正常”做哏,但它绝没有以往中国相声小品中出现的,对于特定人士的嘲讽。
  要说《篮球冠军》很励志,实在过于拔高,要说《篮球冠军》是碗“心灵鸡汤”,片中有些桥段却也非常“毒鸡汤”。然而正是这样一部由智力障碍人士本色出演的电影,却在世界范围内收获了广泛的好评,或许就在于它还原了生活,一段长长的生活。

  因2007年上海举办世界夏季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简称“特奥会”),我曾是一名特奥会条线记者,陆陆续续接触了一些智力障碍人士家庭,采访久了,我便发现了某些共性问题,比如智力障碍人士渴望融入社会,而他们的父母又担心社会上对于智力障碍人士的歧视,可能给“孩子们”带来生理或心理上的伤害。
  《篮球冠军》好就好在,它首先承认智力障碍人士的确在某些方面存在不足,但又强调这种不足并不能因此界定为所谓的“正常”、“不正常”,片尾那位患有唐氏综合征的女孩说,“教练,谢谢你,从来没有把我们当成‘不正常’的人来看。”无疑又在指出,有时那些“正常人”对于智力障碍人士的所谓尊重,仍然带有“俯视”心态。

  《篮球冠军》导演哈维尔·费舍尔(Javier Fesser)的一个孩子也存在智力障碍,这或许能解释他为何想要拍这样一部电影。与之类似的,谢晋导演的《启明星》也有相类似的背景。
  《启明星》的调子多少有点悲,但到了《篮球冠军》里,每个人物都变得阳光了起来,它试图重新定义何谓“正常”。

  《篮球冠军》剧照,马尔科(右)饰演者哈维尔·古铁雷兹是西班牙著名“笑星”
  马尔科并非自愿当上“好朋友队”教练的,他曾是西班牙一支篮球甲级队的助教,因与主教练失和,被逐出球队,更糟糕的是,他还因为酒后驾车惹上官司。法官给他的判罚是以社会服务方式代替3个月的牢狱之灾。
  马尔科酷爱篮球,但因为个子矮打不上主力,他还是个“妈宝”,一个害怕承担养育子女责任的已婚男,更糟糕的是,他还因幼时被困电梯,对电梯轿厢存在恐惧。
  你看,每一个所谓的“正常人”或多或少都有这样那样的“隐疾”,是否就此可以下定义说他不是个正常人呢?当然不会。《篮球冠军》希望让观者理解“正常”、“不正常”的相对性。
  前文提及《篮球冠军》混淆了身体残疾人士参与的残奥会和智力障碍人士参与的特奥会的区别,某种方面说,这是不应该的。但或许是导演费舍尔有意为之。
  观影后,笔者专门查了一下片中提到的2000年西班牙体育大丑闻,即当年赢得悉尼残奥会男篮项目冠军的西班牙篮球队中,被媒体发现只有两名队员是真正的残疾人,而西班牙方面当时之所以这样做的目的,仅仅是为了得到更多的社会赞助。
  所以当场上那些智力障碍人士享受着比赛过程,毫不在意比赛胜负,不恰恰是顾拜旦恢复奥林匹克运动的初心么——更快、更高、更强——只是在激励运动员追求自我突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正联社区网

GMT+8, 2019-6-27 04:16 , Processed in 1.232402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